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d5主all佣,其余杂,可接受但不产粮。
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金的神设私设。大概是赢了以后就会变成这样(什)


失去了人类的情感,作为最强大的程序维护着秩序的存在。


祝我画完不咕咕。草稿一时爽,细化火葬场。


监管者佣兵·原皮设定。

“我看见他随意地将那件兜帽披风披挂在自己的身上,边缘残破肮脏,仿佛还沾染着他曾经为了保护我们而留下的血液;那具被再一次缝补完成的身体还保留着曾经替我们所承受的伤痛;那双化作利爪的手的力度和把我们从危险中救出时一般无二。”

“你还会向着他伸出手吗,即使一切已经改变?”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抑或者是我们?”

深夜叨叨一句all金粮食真好吃。

等放假补完番我就坠入深坑

牢骚

反正我是受不了友情向打了cp tag觉得通用,可能我是心胸狭窄吧。

这谁顶得住啊。

我反正不觉得占佣是个友情向tag。

我写个全员向还能把所有cp tag 都打一遍咯。

性转艾米丽!超喜欢召唤师里的天翼族艾米丽啊啊啊啊。改自光天使的衣服。虽然不是很像……原谅我不会画艾米丽的头发!

悄咪咪艾特大大 @( • ̀ω•́ )凸出来的鸽子 

食我女子组性转x佣兵啦

【all佣】震惊!某前雇佣兵前日晚竟与一翘屁嫩男……

ooc沙雕向。深夜发文,小短篇,涉及一些梗,不适勿入。








某日周四早晨维护时间。




众求生者和监管者面容严肃,围坐在长桌旁。彼此一番挤眉弄眼后,艾米丽神神秘秘地拿出一张已经被揉皱的报纸——显然已经重复阅读过多遍——压低声音道:“你们都看了吗?今天早上的庄园日报。”




“当然!”威廉坐不住了,他几乎是用一种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因为欢迎新人放松了几天,就被人趁虚而入了!”




艾米丽把那张揉皱的报纸摊平,字迹还很清晰,而上面凌乱的折痕毫无掩饰地昭示着阅读者急躁不安的思绪。




《庄园日报》。




因为熬夜打牌而起床晚了的克利切凑上前去,他还没来得及看今天早上的报纸。当然,他原本也没有阅读报纸的习惯。




“震惊!前雇佣兵前日深夜竟与一翘屁嫩男……”




标题用了恶俗的艳红色,即使在泛黄的纸张上也十分醒目。克利切一个字一个字地把题目读出来,不出意外地在场的许多人都黑了脸色。




他本人也不例外。




报上放了一张模糊的相片,奈布的脸倒是看得很清楚,但是另一位主角的样貌却很模糊——或者说,只能看到一只苍白的手和一条大腿。




“这照片怎么拍的?”克利切凝视其良久,“拍奈布有什么用啊,会不会抓关键信息啊?!”




瞬间十几道目光齐刷刷地射向庄园日报御用摄影师约瑟夫。白发的男人显得很无奈,甚至有一些恼怒,眼下还有些青黑,想来昨晚是没有睡好。




“我也是意外撞见。”约瑟夫理了理他的头发,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我原本只想拍一个人,没想到在拐角看见他和人有约。我站的角度不好,老式摄像机抓拍还有延迟,那两个人跑得又快。本来打算追上去,但是被编辑拖住了。”




很明显,他已经在压抑胸口中的怒火了。




其实仔细想想,也许这些撇清责任的话里还有更大的信息量。




众人却没有再追究他疑似痴汉的行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究竟谁是翘屁嫩男?




































“好了,有没有人主动承认?”艾米丽将报纸放在桌子正中间重重一拍,“谁先偷跑的?”




仿佛他们之前已经达成一种诡秘的协定,在确认奈布的心意之前谁都不允许随意出手。当然这只是维护表面上的宁静的一种形式,实际上偷跑的行为数不胜数,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




“我和艾玛是女孩子,所以排除了。”艾米丽的语气还有些遗憾,“约瑟夫先生作为目击证人也排除。至于剩下的——”




约瑟夫还想说些什么,被旁边的裘克巨力拍肩:“老爷子就别参与了,您已经和‘嫩男’二字无缘了。”




摄影师气得脸色发黑,隐隐有切换到灰白模式的趋势。




“那么作为全庄园最靓的仔。”约瑟夫咬重了音节,“相信您虽然有健美的身材和年轻的肉体,也不会有如此纤瘦的双手。”




刚想借此石锤自己和奈布恋情的裘克脸都绿了。




杰克正了正自己的领结准备发言。




“杰克先生也排除。”艾玛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小动作,心里还在遗憾因为性别不能揽下此锅。




“您的臀部不够达到标题要求。”调香师吻了吻自己的手背,她还记得自己被对方扔进海里的场景——虽然那只是某个记忆碎片,也依然刻骨铭心。何况正是杰克破坏了原本已是她囊中之物的爱情。




杰克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毕竟“翘屁”这种词汇确实够尴尬的,于是也只好沉默下来。




庄园日报的编辑都是一群魔人,比方薇拉就是其中之一,“翘屁嫩男”一词的协助创造者。他们常常拟定一些奇怪的标题来吸引人的眼球,尽管他们是全庄园唯一的报业。




“其实,是我。”幸运儿羞涩一笑,歪了歪头,“昨天晚上的前辈真的很热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




范无咎出离愤怒了。这佣兵个把月前还一个地图一个地图地带着他熟悉,这个月就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转去勾搭别的小男孩了。虽然他已经不能算是小男孩了,幸运儿也是全庄园资格最老的求生者之一,真实年龄可能比佣兵还大。




谢必安对此很无奈,自家情窦初开的弟弟一眼就看上了全庄园各种意义上都是最危险的对象,作为一个暴躁老哥,估计他是情路漫漫了。但是弟弟看上的人,他也拿着没办法,恋爱这种东西哪能手把手教啊。




何况他也很难谦让到这种地步。
















与此同时。




“新人真是沉默寡言啊……”奈布拉了拉兜帽,领着对方参观庄园。




灰发的青年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跟着他。




“伊索·卡尔。”良久,他突然开口说道,咬字很重,声音却不大。




















幸运儿笑眯眯的,根本不在乎四面八方投来的刺人的目光,好像此刻他已经牵着奈布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彼此十指相扣许下永不分离的誓言,而这群注定失败的众人只能干瞪着眼祝福似的。




“答应我,不要梦了,好吗?”薇拉拉住他的袖子,一副沉痛欲绝的模样,“艾米丽,你看看他这……”




“没有救了,告辞。”艾玛说。




“还是有救的,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病人。”艾米丽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割以永治。”




在场男性无不感到胯下凉飕飕的。






















“那么,克利切……”




“你都有胡子了,怎么能叫嫩男呢?”艾米丽仄眉,“下一个。”




克利切气爆,并决定回去就去剃光胡子。




“别剃。头发是迟早要秃的,当男人的一种毛发减少的时候另一种就要变多,比方说秃头的男人就开始蓄须。”靓仔不无嘲讽地露出了一口白牙。




你是在表示我是个秃头吗???克利切要遛你七台机!




黄衣之主似乎想要说话的样子,发出呼噜呼噜的怪声,却被一旁的瓦尔莱塔按住了触手——从他们的脚的数目来说单打独斗的确是她更胜一筹。她叹了一口气:“你也不要梦了,你根本连大腿都没有。”




哈斯塔出离愤怒了。他似乎比刚刚出离愤怒的范无咎更加愤怒,可是并没有人理他,因为真的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语言。




“凯文也排除,钢铁直男就算真是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艾米丽道。




凯文:“我常常因为我不是gay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放屁。”裘克说,“真不知道是谁活在梦里。我上次明明看到你扛他的时候故意摸他的尾椎了!”




凯文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的总是带着面具还在高速冲刺的靓仔是怎么看得一清二楚的,分析了很久得出结论,大概是因为他的眼睛再怎么睁也没有人家四倍眼线的丑爷的大。




他知道等维护时间过去就会有一场纪律严明,组织有序、意义重大、声势浩荡的针对运动,而他就将成为风暴中心局局挨打的人物。




艾米丽冷笑几声,看来对手又多了一个,自己还真是小看他们了。




“那么就剩下一位没有胡子、不是兄贵、未婚的男子了,虽然我听说您是有未婚妻的,克拉克先生。”玛尔塔站起来宣布。




在角落蹲蘑菇的伊莱没想到自己锅从天上来,他定了定神,道:“不是我,我是有未婚妻的。”




“可是我们从没有见过你的未婚妻。”艾玛不死心,“连照片也没有。”




“你们见过的。”伊莱一字一顿地说,“还经常看见。”




“哈?”一众人摸不着头脑,但转念一想这真实神棍(区别于魔术师的虚假神棍)一枪带走两个对手,简直比狼人杀里的猎人更尽职尽责,于是收起了指责的态度,温声细语又带着急切地问道:“是谁?”




不管是谁,今天都应当放炮庆祝——虽然来了新的对手,但是一下子走了两个,从盈亏上看还是划算的。




伊莱整了整披风,勾起一抹笑容来。




“奈布·萨贝达。”




“噫——”众人大翻白眼,早就知道这先知话不多却字字成骚,今天算是他们吃了苦头了。




范无咎和靓仔就没有那么冷静了,他们一左一右准备包抄伊莱。伊莱却是气定神闲,摸着自己役鸟的羽毛,那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鸟儿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嘲讽他们。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真相近在眼前,很快就会知道了。”




“什么东西——”裘克作势要来个猛虎下山,范无咎也掏出了荡魄铃,门却吱呀一声打开,探出一个棕色的脑袋。




“我带新人过来——怎么了这是?”




两人立刻端正站好,浑身上下充满了友爱互助的气息。




“奈布,你看到没有?”伊莱依旧梳理着鸟儿的毛,“他们两个有暴力倾向。”




裘克和范无咎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所以果然是这传销混蛋做的吗!




“好好好,是是是。”奈布敷衍了一句转身把人带出来,“这是新人伊索·卡尔,入殓师。”




伊莱被敷衍了也不恼,似乎一切都在计算之内。




一帮人单方面地与新人互通友好关系后,奈布就准备带人去宿舍。毕竟社交恐惧症这东西很难解决,倒不如让他自己清净。




门一合上,就有人磨刀霍霍向伊莱。




然而门外却传来清冷的男音,尾调略微沙哑,似乎是有意放大——




“萨贝达先生,今天晚上也拜托了。”




——靠!是你啊!







“晚上来我的房间,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的。”


审判官私设!

奈布:怕了怕了,溜了溜了

【all佣】惊魂之夜(狼人杀paro暂定题目)序言

  16人大型真人逃杀型狼人杀设定,时隔多年重操旧业


       大型ooc现场!




  放个序言来勾引一下




  十八个人的十八句话




  (按照狼人杀号码顺序排列,无编码为主持者)




  




  




  




  




  1,“为你撕裂迷雾。”——伊莱·克拉克




  




  2,“要带着梦想像英雄一样活下去啊,萨贝达!”——威廉·艾利斯




  




  3,“你就是我的幸运。”——幸运儿




  




  4,“左手天堂,右手地狱。”——艾米丽·黛尔




  




  5,“在爱情开始之前,没有人知道是福是祸。”——艾玛·伍兹




  




  6,“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美智子




  




  7,“克利切今天要偷点特别的东西。”——克利切·皮尔森




  




  8,“我是你的骄傲吗?”——特蕾西·列兹尼克




  




  9,“得不到的就毁掉,但是你很幸运,我犹豫了。所以,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快滚吧。”——裘克




  




  10,“爱情很难通过外物得到——我不这么认为,萨贝达先生。”——薇拉·奈尔




  




  11,“抽丝剥茧,涅槃重生。”——瓦尔莱塔




  




  12,“黑暗尚有光可以穿透,而迷雾只能等待它消弭。”——杰克




  




  13,“那是我所窥见的,一个属于真正军人的、坚强的灵魂。”——玛尔塔·贝坦菲尔




  




  14,“知道真相总是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奈布·萨贝达




  




  15,“长夜终将迎来黎明。”——哈斯塔




  




  16,“请活下去。”——伊索·卡尔




  




  “生同眠,死同穴。”——谢必安、范无咎




  




  “期待遥遥无期的改变,维持支离破碎的轮回。”——约瑟夫




  




  




  




 




  




  




  




  




  


  




  




  




  




  




  




  




  




  




  




  




  

性转调香师x奈布了解一下!大概是那种带点阴柔美实际上A到爆炸的设定!

迷幻香play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all佣】掰弯进行时(2)


ooc预警!小世界人物性格崩坏注意!


我是不是有点过于咕咕











第二天一早,奈布顶着两个黑眼圈及一个鸡窝头被自己的生物钟准时叫醒。




  


“杰克”倒是睡得很香。




  


别误会,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只不过是“杰克”整晚都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奈布身上, 两只胳膊死死圈住他的上半身。这还不算,更致命的是对方把一条大腿压在他身上,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奈布曾受过专业的军事化训练,为了时间的高效利用和保证充足的精力,他没有认床的习惯,甚至可以靠在墙上站着睡觉。但“杰克”的醉后睡姿非常不友善,以至于即使是他也感到难以入眠。






尤其是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有东西顶着的时候,奈布的脸都绿了。




  


“起来!” 奈布没好气地掀开对方的手臂。




  


“杰克”被手上的力道弄醒,正好看见已经借力滚向大床边缘的奈布。




  “早上好,小先生。”“杰克”边起身边说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青紫,他面色一僵:“我没想到小先生晚上这么有兴致。”




  


杰克醉酒后虽然比较冲动,但还不至于断片儿到对昨晚上的事脑海一片空白。他隐约记得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搅,然后他抓住了更令人兴奋的猎物——




  


难道自己被乘虚而入了? 




  


奈布看到对方精彩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然而他只想给这个想象力过于丰富的老流氓一拳:搞清楚谁是受害者啊!




  


“别想太多了,”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嘲讽,走到一边去把外衣换上。“如果昨天晚上有第三个人有幸在这儿观赏了您的睡相的话,那他即使看见您身上有再多痕迹,也会称赞您洁身自好的。”






说完他也穿完了衣服,一副对对方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叮,男主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20/100。”






脑海里不合时宜地传来伊莱的声音。奈布的动作一顿:“前面的10点是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您将要出门被反锁的时候。”伊莱道,“那时我正在更新系统,进度完成时您已经睡了。考虑到那是您昨晚仅有的四个小时睡眠,我就没有播报。”




  


“……你还挺人性化的。”




  


“杰克”只一眼就看出他的下属又在自己面前走神了。回想着他刚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态度,“杰克”摸了摸下巴。




他的变化很大,抛弃了原本唯唯诺诺的外衣,被隐藏的光芒肆无忌惮地绽放出来。




这种改变的感觉还不坏。








  




  




  






  




  


  


  


  


仅管“杰克”似乎还有话想说,但此刻已是早上七点半,两人都是工作繁忙的人,也不好耽搁了早上的时间。何况还有件棘手的事儿需要处理——






  


  奈布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大阳穴。






  


  “喂?”匆匆打发走男主,奈布赶忙回拨电话。




  


  电话那头是有些语无伦次的女孩。






  


“约出来谈会好些吧。”伊莱扯了扯嘴角建议道。他的手指过划过光屏,女主的好感度正停在25/100的位置上下移动。




  


——刷女主的好感度也属于支线任务之一。




  奈布对付情感类问题很不顺手。好在伊莱在这方面还算擅长,按照他目前的情况,帮他把女主约在了在酒吧旁边的一间咖啡厅见面。






  




  




  




  




  




  




  




  楚凌瑶低着头瑟缩在座位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紧紧相握。




  在她身旁静静躺着一个崭新的干洗店包装袋。




  “我——”她的呼吸有些凌乱,尽管面前的男人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却不能缓解她的紧张。




  “不合你的口味吗?”奈布疑惑地歪了歪头。几碟装饰精致的糕点和两杯热可可在桌上绽放着自己温暖甜美的香气。




  当然这些准备都是在伊莱的指导下完成的,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雇佣兵从来没有机会触碰到这些属于上等人的奢侈享受。




  “抱歉。这件事是我们总裁做的不对。有什么要求,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尽力做好。”




  暧昧的暖黄色光线柔和了他的面庞和声线,那些字句一下一下敲打在她的心间。




  她抬起头,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勇气。




  




  






  




  




  




  




  




  “你刚才邀请她进公司面试的时候为什么告诉她你调查了她的信息?”伊莱划了划面板,莹白圆润的指尖染上蓝光,“刚刚攒起来的十点好感度掉了一半。”




  “现在告诉她更好些。”奈布的语气里透出些名为老练的意味,“没人能忍受不被熟人信任。与其等信任建立起来再崩塌,不如早点告诉她更保险。何况楚凌瑶也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女孩。”




  他将手里的热可可放到嘴边,吸入一口洁白的雾气。




  “你偶尔也有情商高的时候,可惜用错了时间。”伊莱道。




  奈布对此不置可否。




  刚刚的谈话意外的顺利,于是奈布决定直奔公司准备与“杰克”商量女主来面试的事儿,不料车子还没发动,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




  “我记得我可不是叫你去他家谈恋爱的。”红发的男人狠狠打过方向,驾驶着跑车从咖啡馆外呼啸而过。




  该死的,忘了原身是商业间谍这一茬了!




  “你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找好借口。别拿招待客户糊弄我,好好解释你为什么会和一个浑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一百块的女人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