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懒癌他缠绕着我。
是手书的线稿【画完,不可能的

暑假樱花樱花想见你的策约手书预定
我要做个勤奋女孩
什么是游戏,我不知道

原版-玄策对守约的话(高野健一)

改版-守约对玄策的话(RSP)

假装出本。大概是情节恶劣系列的封面,配合《猎物》食用更佳!

囚徒百里守约和狱警百里玄策的设定!

假装弱小约,面对你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说着无辜的话,实际上一转身就面露凶狠的男子。

啊,感觉真是骚透了,各位小可爱使用拖把的话一定要小心,特别是要检查拖把的塑料手柄,如果有裂缝一定要小心使用,千万不要单手拿着塑料手柄拖地。这边尝试了以上操作后铁管托柄插进了手臂里,虽然伤口不是很深我反应速度也还OK,但是怎么说口子也有半个拖把柄口的圆弧……发现自己居然流血破肉的时候我简直震惊,结果缝了七针还挨了针破伤风抗毒素。

那个缝针医生一边剪掉我的肉一边:“铁管很脏啊所以要剪掉”,以及因为拖把柄脏我挨了五六遍碘酒清洗,窒息了两周才能拆线,好在没伤到血管。
各位使用拖把一定小心。

【策约】猎物(情节恶劣系列)

晴天儿激情点文,然而夹带了私货。
配合前几天的囚徒约食用更佳。
ooc!是车!主动受预警!

链接

https://m.weibo.cn/5842681325/4248222232929575

这大概我写的最xiangyan的一篇……

迟到的生日快乐!我永远喜欢修修

【策约】常规事故(下)


ooc窒息向。
abo设定。
狙击手快乐水,你值得拥有。


(12)

留下裴擒虎一个人好好反思,百里玄策的矛头调转。

几个姑娘连忙澄清自己,她们在男人们喝得半醉的时候就回去睡了,自然没有接触百里守约的机会。

百里玄策一想觉得有理:“你们的嫌疑被排除了。”

姑娘们非常高兴,从待审罪犯一朝翻身把歌唱,拿了瓜子饮料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谈笑风生,笑眯眯地看着还坐着木板凳的男人们被审,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丝毫不同情男人们。



(13)

裴擒虎,苏烈,李白,明世隐,奕星,铠。

百里玄策掸子一挥,把苏烈给排除了:“苏烈大叔是个老实人。”

“喂喂,这么随意的吗,凭什么我就要被重点审啊,我什么都没干反省个毛啊!?”

裴擒虎提出抗议,可惜抗议无效。




(14)

百里玄策给他的理由是:还是是大叔干的,这会儿就不是查是谁干的而是要叫救护车了。

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花木兰放下瓜子黄牌警告:“百里玄策,不准乱开黄腔。”

百里玄策看了看大叔硕大的胸肌,又看了看花木兰,暗示意味极端明显。

没想到花木兰毫不在乎:“比胸,那是女o和女
b才做的事情。敢不敢跟我比大小啊?”

她知道玄策以前跟守约说好了再比大小就一个星期不准吃肉。虽然玄策时常再犯百里守约也不怎么管他,但不代表他就不害怕兄长的复杂凝视了。

“不敢,不敢。”




(15)

百里玄策一看,好家伙,下一个是李白。

“李白大叔,有什么话能证明你自己清白的现在就说了吧。”

李白拔掉嘴里的草叶子,道:“我昨晚跟你们在一块儿拼酒,最后就睡着了。”

百里玄策摇头:“证词无效。我们这里你酒量最好,我们都比你先睡,鬼知道你干了什么。”

奕星举手:“我昨晚第四个走的,玉环姐和花木兰可以作证!”

杨玉环点头。

百里玄策道:“看,这才是真正的作证方法。”

李白震惊,难道酒量好还是他的错吗。






(16)

“欲上青天览明月,欲入煤窝洗身清。”

前来逮捕提供“凶器”人员的李元芳拍了拍他的背说。




(17)

“接下来就是大臭铠了。”百里玄策显然对他积怨已久,“说!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铠努力保持一个男神应有的风度,虽然这些风度再他当初吃了百里守约煮的第一碗面的时候就没有了。

“我真的只对肉感兴趣啊!”

铠睁大眼睛企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哪里的肉?守约的屁股肉吗?”花木兰最近沉迷脆皮鸭文学,突然插嘴道。

百里玄策炸了。




(18)

百里玄策呵呵一笑,他早就知道铠这人不安好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看,连花队长都知道他觊觎自己的哥哥!

铠是真的巨冤了,他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只为了守护长城和自己的饭碗,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

“你说!你知道我哥是o的时候有没有幻想!”

a见到好看的o有幻想是自然的。铠吞下昨晚剩下来的鸡腿肉缓缓开口,仿佛带着无尽的悲伤:

“你如果因为半夜饿起来做饭炸了厨房被打成狗子的话,你还会爱他吗?”

空气异常凄清,连花木兰都忍不住要给他抹两把假眼泪。




(19)

“我半夜饿为什么要自己做饭?哥哥会给我做饭啊?”

百里玄策歪头问。




(20)

铠退出了本群。




(21)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明世隐率先起来鼓掌:“没有想到你们长城这么团结。”

“团结。”低头研究棋谱的奕星抬头鼓掌。

不明所以的虎于是也起来鼓掌,被一个鸡毛掸子按了回去:“好好反省!”

裴擒虎:……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22)

同样深受脆皮鸭文学荼毒的公孙离微微一笑:“上次我给他发的网盘他怕是没少看。”

花木兰说:“你倒是皮。上个月我们吃了一礼拜兔肉。”

公孙离抖了抖耳朵,道:“你不也发了吗?”

花木兰笑的如沐春风:“对,不过我用的是你的署名。”




(23)

好久没说话的端庄女郎杨玉环凑过来暗通款曲:“霓裳舞一曲,请赐教。”

花木兰接上了信号:“我是你坑爸,请赐教。”

确认过眼神,是混圈的人。

旁边的男人们一头雾水,不知道被说了“我是你爸爸”的杨玉环和公孙离为什么还笑得如沐春风。

“战友啊!”公孙离了然,伸出手握了握花木兰的手,“大佬大佬,幸会幸会。”

花木兰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下个月出的《双生花》,来一本呗?精装版,限量十本的。”

公孙离眼睛一亮:“真的吗?”

“承您厚礼,妾身的《写给你的童话》下个月也要通贩了,也是精装本,作为回礼,希望您不要嫌弃。”

“还有我的画本《借口》!”

“怎么会嫌弃呢,嘿嘿,好说好说。”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嘿。”





(24)

“还有最后一个。”百里玄策看了看明世隐,这家伙天天在那儿算卦来算卦去的,特别是说自己会和哥哥分离这一点,他就像打爆这人的头。

要不是他是尧天的队长,平时哥哥又不准自己不礼貌,百里玄策早就动手了。

明世隐倒是气定神闲。

“我劝你别动手哦。”

“3。”

“蛤?”百里玄策挥了挥鸡毛掸子作势要打。

“2。”

“傻啦?数什么……”

“1。”

忍无可忍挥下手的百里玄策感觉到后颈有一股力把自己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哥哥?!”




(25)

“百里玄策!我怎么教你的?”

看着脸和自己一样黑的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慌了,从小狼狗秒变小奶狗,怂哒哒地挨训。

明世隐依旧气定神闲。

“呵。”





(26)
“不好意思,舍弟不太懂事,让大家见笑了。我回去一定严加管教!”

百里守约一手按下弟弟的头,向大家鞠躬道歉。

百里玄策心里那叫一个委屈。他转头往哥哥怀里拱,奈何哥哥根本不理会他的撒娇,反而一拍他的屁股:“好好道歉!”

于是他只好万般屈辱的道歉。

不过,这被标记完的味道怎么变了???





(27)

“守约,谁干的啊?”

花木兰冲过来向他挤眉弄眼。

“???”这下轮到百里守约懵逼了,“什么谁干的?”

“哎呀,大小伙子了结果还是害羞。昨晚你不是……”

百里守约噗呲一笑:“就这个?”

还有比这个更大的事?

众人更加懵逼。





(28)
“新型喷雾抑制剂啊。”百里守约给了鞭子不忘给颗蜜糖,揉了揉百里玄策的头发。

“效果真不错。我网购的,说是可以让o暂时进入被标记后的状态。”

百里守约抬眼扫视一眼:“你们不会一大早就聚众在这里讨论这个吧?”




(29)

被猜中的众人齐声否认:“开玩笑,怎么可能!”

靠,太丢人了吧。










【策约】常规事故(上)

相信我这篇不拆不逆


短打。ooc。abo设定。窒息向。
我的坑又多了一个,耶!


(1)

百里守约是小分队里唯一一个omega。

虽然如此,百里守约却从来没有仗着自己的性别就在队里为所欲为无理取闹,而是该干得活一件不落,甚至做得还比alpha们更多。

他也参与alpha们几乎所有的日常活动,比如搏击练习体能训练什么的,甚至还在一次发现有人半夜在厨房里强行烧饭以至于差点爆炸时打爆过铠。

当然有一项活动他是不参与的,并且禁止百里玄策参与;就是在大厕所里比大小。

(2)

不过,等他知道百里玄策分化成alpha以后也就不怎么管这件事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位不怎么清纯也不做作的男o是队伍里的珍稀动物以及重点保护对象,男o耶,在居民区都不一定有的,居然在长城有。

所以对于他,队友们也都给予特别的尊重。

“阿铠,请把你的头从饭盆里拿出来,对我的厨艺的尊重不是这样来表现的。”


(3)

虽然说是omega,但百里守约表现得和队伍里的alpha一模一样,以至于队伍里的好奇宝宝们失望至极。有些禁欲主义的百里守约从来没有出现过发情期事故,虽然这在军中是必须避免的,但队友们还是觉得很没意思。

究竟不同在哪里呢?真的像书上写的那样吗?

百里守约曾经被问过这样的问题:自己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

当时他只是笑了笑,也不觉得尴尬,道:

在军营里,大家都是一样的。



(4)

当然,靠抑制剂过日子这一方法不能永久地适用。

得到无趣答案的人们自然也不可能消停。

否则我们的故事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5)

过节。

长城小分队和尧天以及长安的李白聚在一起过节,由李白负责供酒,百里守约主勺,三个姑娘打下手,糙汉子们洗碗和提供食材。

因为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所以百里守约也不吝啬自己的厨艺,鲜美的佳肴一道接一道地摆上桌,难得的宴会让大家都放松了自己,酒过三巡,什么话都吐露出来。

虎是个直白人,他老早就想问问百里守约当o是什么感受了,只是平时害怕百里玄策的死亡凝视,并不敢开口。现在酒壮人胆,他也不顾的上什么了,张口就问:“百里哥,你们o真的有发情期吗?会像书上说的那样想跟人睡觉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公孙离简直想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5)

百里守约倒是没那么拘谨,道:“我有吃抑制剂的。你们队伍里没有o吗?”

“没,一开始以为阿星和阿离是o,后来发现都是a……”

百里守约知道他喜欢公孙离。

闻言他同情地拍了拍虎的肩膀,哪个a不希望自己暗恋的人是o呢。

“唉,百里兄,虽然我非常喜欢离现在这样子,但我偶尔也想她能贤惠一点。你看你真是活了个标准模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魔种斗得流氓……谁要能跟你结婚那真是一件美事啊,怎么样,有没有女a给你表白啊?”

百里守约笑了笑,因为饮酒他的脸色有些发红。男人们开这些玩笑总是很正常的,他自己也不甚在意。

但有人不这么想。



(6)

百里玄策不高兴了,百里玄策有小情绪了,百里玄策的醋坛子打翻了。

哥哥怎么可以喜欢女a!这种神奇的生物那里比自己好了!

百里玄策扑上去把裴擒虎推到一边窝在哥哥怀里撒娇,这里拱拱那里亲亲,哥哥身上都是好闻的味道,百里玄策又嗅了嗅才满足。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百里守约也就由着他闹。

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热烈,美酒一杯杯下肚,众人喝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正当所有人都昏昏沉沉时,一股极为甜美的香气钻进了人们的鼻尖。

坏事了。




(7)

次日。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甜腻的香味,但已经不那么浓郁,明显是被标记过了。

百里守约还在房间里睡着。

九个除百里兄弟外的alpha排排坐,一个个敛声屏气,慌得一匹。

百里玄策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脸色黑沉地扫过他们,用掸骨敲了敲手心:

“说吧,是谁标记了我哥?”




(8)

“我早知道你们不安好心。”百里玄策冷漠地笑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裴擒虎似乎想要说什么,百里玄策啪啦一掸子打在桌面上,吓得他立刻噤声。

“而且做完了还不承认!”

百里玄策那个气啊,他本来听了别人的劝,准备细水长流地打动哥哥,没想到这样一闹,到嘴的鸭子居然飞了。




(9)

这个时候去打扰百里守约问他昨晚发生了什么显然不太符合宠爱哥哥的玄策价值观,

“快点,坦白不从宽,但是抗拒你们就完了!”

百里玄策学着他哥哥抡鸡毛掸子的模样,狠狠瞪了众人一眼。

“等等。”李白发出不同的声音。

“明明你才是危险分子吧,你这是贼喊捉贼!”



(10)

九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一个鸡毛掸子在空中一挥,装作很用力的模样:

“我呸!要是老子干的我现在还会在这里找你们麻烦吗!肯定在里面跟我哥睡觉啊!”

……好有道理?




(11)

长城守卫军唯一的omega惨痛失身,凶手尚未抓捕归案。负责审查这一事故的检察官百里玄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鸡毛掸子,指着排在最左端的裴擒虎厉声质问:“是不是你干的?我昨天晚上看见你和他勾肩搭背了!”

话音才落,裴擒虎就收到了公孙离的死亡凝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裴擒虎委屈啊,但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连公孙离都不帮他。

哦,对了,以前他挨明世隐老大k的时候,公孙离似乎也没有安慰过他或者帮他说话,似乎总是在一旁没有恶意地偷笑的。

看透了这个世界的裴擒虎感到冷漠,凄清又惆怅。



老婆你最好了!!

磕爆奈布:

今天520嘛
嗯哼
@二代愚者
艾特一波老婆,像我这种不会说情话的人你应该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