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d5主all佣,其余杂,可接受但不产粮。
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策约】完整


ooc强行感情戏。
终于写完了啊啊啊啊

已经多久没有看见弟弟一回来就扑向自己了呢?

仿佛关系也变得疏远一般,百里玄策和哥哥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是来自百里守约的关心,很多时候也会被弟弟拒绝,大部分的时间弟弟都站在离哥哥很远的位置。

明明当初不是这样的。

百里守约揭开饭锅,叹了口气,从橱柜里拿出最大的碗给弟弟满上。

他知道的,但是他不能说。




——————————————————————————
已经多久没敢一回小队就扑向哥哥了呢?

百里玄策啃着鸡腿,又狼吞虎咽地吃完一大碗饭,末了还把骨头放在嘴里叼着,仿佛吃不饱似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异样的饥饿呢?

不论吃什么,吃多少,总是很容易就饿了,还常常感到烦躁。除了胃肠的鸣响,更多的是感受到一种内心的空虚和饥饿。

而且,貌似实力也遇到了瓶颈……

好饿……可是,再去找哥哥要吃的东西的话,哥哥会怀疑的吧。

不想让哥哥担心呢,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



——————————————————————————————

百里守约一直都知道。

以他的细心,早就注意到弟弟的异常了,只是他不敢说,也不愿意说。只能用各种方式试图让弟弟不那么痛苦,即使无济于事。

但是这是宿命,他们必须拥抱彼此,因为他们是不完整的。

因为不完整,所以显得饥饿,所以显得空虚。



————————————————————————

百里守约永远不会忘记,在弟弟两岁生日的时候,白发的人类女性一改往日的温婉柔情,含泪的双目中闪烁着坚定的光。

“把小策杀掉吧,然后吃掉他。”

“妈妈?!”

百里守约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希望母亲是在开玩笑。但母亲一向是个不沾血光的女子,也从来不会开这种暴力血腥的玩笑。

“阿荀。”

母亲抚摸着他的脸,那双从来只拿捏着柔软布帛的手将一把匕首郑重其事地交给了百里守约。

“我曾经以为你是完整的……但是很遗憾,你们都不是。”

女人无奈地笑着,泪水却一颗颗滚落。

“阿荀,我希望活下来的是你。”

作为不完整的半魔种,要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是很困难的。母亲选择的是先天拥有更多人类血统的自己,并不是偏心,只是希望至少自己其中一个孩子能幸福地活下去。

这个办法在两个人身上是通用的。

杀掉对方,吃掉对方,就能变得完整,否则就永远是“残次品”。虽然残次品魔种的诞生只是有很小的概率,但半魔种中这种几率会大大提升。

百里守约想过就这样永远残次下去吧,可是他低估了魔种血脉的选择能力,正是这种能力使得魔种愈加强大。

“吃掉他!杀掉他!”

每一个寒凉而寂静的夜晚,百里守约独自蜷缩在被窝里颤抖着,一遍遍听见血脉里的声音。

绝不。



—————————————————————————————

母亲曾经说过,百里守约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她也在发现百里守约摸着那把匕首彻夜难眠的时候说,百里守约是个懦弱的孩子。

是因为温柔才显得懦弱,还是因为懦弱才显得温柔呢?

没有人能够回答。



————————————————————————————————

吃掉他,吃掉他!

“啊——!阿策!”百里守约惊叫出声,肩膀被狠狠一口咬住,尖锐的牙齿深深刺进哥哥的皮肉里,血珠滚落,又被身后的小狼崽子贪婪地舔食。

肚子好像更饿了……百里玄策眯起眼睛,但是心理上的满足是无法忽视的。

待到他的眼神恢复清明,立刻就被自己在哥哥肩膀上刺下的两个血洞吓得瞪大了双眼:“哥哥!我……”

“没事的,阿策。不怪你。”百里守约伸出手揉揉因为愧疚而耳朵都耷拉下来的弟弟,却牵扯到了伤口,痛得他“嘶”了一声。

“哥哥你别动,我马上就拿伤药来!”

百里玄策急急忙忙跑出房间,没来得及看见哥哥脸上渐渐浮现的苦笑。

“阿策……”




————————————————————————

百里玄策失控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啊——”

他发出野兽一般的嘶鸣,双眼通红,眼白泛出血丝,肌肉爆起,以一种侵略性极强的进攻姿势扑向自己的哥哥。

好在苏烈反应快,拉着百里守约猛地向右一闪,躲过了致命的伤害。

不过苏烈的背上也出现了一道抓痕,由于闪避得快,伤口并不深,但痛感似乎没有丝毫减弱,还有一丝灼烧感。

花木兰和铠马上一人一边制住百里玄策,双臂和腿部都被扣住的百里玄策还在不断挣扎,一双瞪圆的眼睛还在注视着自己的哥哥,口中发出可怕的低吼和吞咽口水的声音。

“玄策,你疯了!那是你哥哥!”

百里玄策挣扎的力度极大,花木兰和铠几乎要使尽全力才能把他扣在原地,但他的上半身还在努力地伸向哥哥,发出嘶吼。

“幸好你大叔皮糙肉厚,守约哪里受得住这一爪子……唉,还真疼。”苏烈皱了皱眉。

“百里守约,这样下去……虽然我尽量压下了传言,但如果还没有找到控制你弟弟发狂的办法,恐怕士兵们也不能接受这样一个魔种在我们队伍里了。”

等到百里玄策恢复正常,超高的消耗令他浑身无力时,花木兰才松开了手,她一面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队长。”

百里守约叹了口气。



—————————————————————————

作为魔种血液分配不均匀的两兄弟,被上天眷顾的显然是哥哥。

从发色就可以看出来,稳重温柔的哥哥显然拥有更多的人类血统使得理智可以占据上风,而红发的弟弟却拥有比例远高于人类基因的魔族基因。

“阿策……阿策……”

百里守约握着笔在日历上重重地划下一道红线,又脱力一般地垂下。明天就是弟弟成年的日子了。

“为什么……?”

如果被神抛弃了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为什么这么无能呢?作为兄长却丝毫没有帮助弟弟的办法。

阿策……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


今天,又伤害了别人。

哥哥差一点点就……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百里玄策着魔似的握紧拳头重重砸向床铺。

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话,为什么要妄下断言自己会保护哥哥呢?

“吃掉他吧。”

“吃掉他!”

“吃掉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啊啊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百里玄策痛苦地在床上打滚,死死抱住头部捂住耳朵。

绝不!



——————————————————————

“阿策不怕,没事了,没事了……”

明明很危险,百里守约还是毫不犹豫冲上去抱住了弟弟,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哥哥在这里。”

“哥哥……”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百里守约像是想到了什么,满是痛苦的眼睛变得清亮,神情也释然了。

“别怕,阿策,明天就没事了。”

“真的吗?”

“嗯,哥哥会送给你一个让你能恢复正常的礼物。”

“快睡吧。”

“好吧……”



————————————————————————

第二天早上是花木兰叫百里玄策起床。

“哥哥呢?”

“再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花木兰僵硬了一下,神色复杂地看了看百里守约的房间。

“你……快去吧。”

“……哥哥?”



———————————————————————————

哥哥是骗子。

他答应永远陪着我,可是他失约了。

但是他又不是骗子。

因为他确实永远陪着我了。

当我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哥哥那双温暖的手抚摸过我的脸,感受到体内传来源源不断的温暖。

可是,我好想你啊。

哥哥。

我宁可不是完整的。




————————————————————————

“哥哥,是笨蛋。”

“骗子。”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