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d5主all佣,其余杂,可接受但不产粮。
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all佣】掰弯进行时(2)


ooc预警!小世界人物性格崩坏注意!


我是不是有点过于咕咕











第二天一早,奈布顶着两个黑眼圈及一个鸡窝头被自己的生物钟准时叫醒。




  


“杰克”倒是睡得很香。




  


别误会,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只不过是“杰克”整晚都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奈布身上, 两只胳膊死死圈住他的上半身。这还不算,更致命的是对方把一条大腿压在他身上,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奈布曾受过专业的军事化训练,为了时间的高效利用和保证充足的精力,他没有认床的习惯,甚至可以靠在墙上站着睡觉。但“杰克”的醉后睡姿非常不友善,以至于即使是他也感到难以入眠。






尤其是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有东西顶着的时候,奈布的脸都绿了。




  


“起来!” 奈布没好气地掀开对方的手臂。




  


“杰克”被手上的力道弄醒,正好看见已经借力滚向大床边缘的奈布。




  “早上好,小先生。”“杰克”边起身边说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青紫,他面色一僵:“我没想到小先生晚上这么有兴致。”




  


杰克醉酒后虽然比较冲动,但还不至于断片儿到对昨晚上的事脑海一片空白。他隐约记得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搅,然后他抓住了更令人兴奋的猎物——




  


难道自己被乘虚而入了? 




  


奈布看到对方精彩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然而他只想给这个想象力过于丰富的老流氓一拳:搞清楚谁是受害者啊!




  


“别想太多了,”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嘲讽,走到一边去把外衣换上。“如果昨天晚上有第三个人有幸在这儿观赏了您的睡相的话,那他即使看见您身上有再多痕迹,也会称赞您洁身自好的。”






说完他也穿完了衣服,一副对对方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叮,男主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20/100。”






脑海里不合时宜地传来伊莱的声音。奈布的动作一顿:“前面的10点是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您将要出门被反锁的时候。”伊莱道,“那时我正在更新系统,进度完成时您已经睡了。考虑到那是您昨晚仅有的四个小时睡眠,我就没有播报。”




  


“……你还挺人性化的。”




  


“杰克”只一眼就看出他的下属又在自己面前走神了。回想着他刚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态度,“杰克”摸了摸下巴。




他的变化很大,抛弃了原本唯唯诺诺的外衣,被隐藏的光芒肆无忌惮地绽放出来。




这种改变的感觉还不坏。








  




  




  






  




  


  


  


  


仅管“杰克”似乎还有话想说,但此刻已是早上七点半,两人都是工作繁忙的人,也不好耽搁了早上的时间。何况还有件棘手的事儿需要处理——






  


  奈布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大阳穴。






  


  “喂?”匆匆打发走男主,奈布赶忙回拨电话。




  


  电话那头是有些语无伦次的女孩。






  


“约出来谈会好些吧。”伊莱扯了扯嘴角建议道。他的手指过划过光屏,女主的好感度正停在25/100的位置上下移动。




  


——刷女主的好感度也属于支线任务之一。




  奈布对付情感类问题很不顺手。好在伊莱在这方面还算擅长,按照他目前的情况,帮他把女主约在了在酒吧旁边的一间咖啡厅见面。






  




  




  




  




  




  




  




  楚凌瑶低着头瑟缩在座位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紧紧相握。




  在她身旁静静躺着一个崭新的干洗店包装袋。




  “我——”她的呼吸有些凌乱,尽管面前的男人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却不能缓解她的紧张。




  “不合你的口味吗?”奈布疑惑地歪了歪头。几碟装饰精致的糕点和两杯热可可在桌上绽放着自己温暖甜美的香气。




  当然这些准备都是在伊莱的指导下完成的,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雇佣兵从来没有机会触碰到这些属于上等人的奢侈享受。




  “抱歉。这件事是我们总裁做的不对。有什么要求,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尽力做好。”




  暧昧的暖黄色光线柔和了他的面庞和声线,那些字句一下一下敲打在她的心间。




  她抬起头,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勇气。




  




  






  




  




  




  




  




  “你刚才邀请她进公司面试的时候为什么告诉她你调查了她的信息?”伊莱划了划面板,莹白圆润的指尖染上蓝光,“刚刚攒起来的十点好感度掉了一半。”




  “现在告诉她更好些。”奈布的语气里透出些名为老练的意味,“没人能忍受不被熟人信任。与其等信任建立起来再崩塌,不如早点告诉她更保险。何况楚凌瑶也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女孩。”




  他将手里的热可可放到嘴边,吸入一口洁白的雾气。




  “你偶尔也有情商高的时候,可惜用错了时间。”伊莱道。




  奈布对此不置可否。




  刚刚的谈话意外的顺利,于是奈布决定直奔公司准备与“杰克”商量女主来面试的事儿,不料车子还没发动,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




  “我记得我可不是叫你去他家谈恋爱的。”红发的男人狠狠打过方向,驾驶着跑车从咖啡馆外呼啸而过。




  该死的,忘了原身是商业间谍这一茬了!




  “你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找好借口。别拿招待客户糊弄我,好好解释你为什么会和一个浑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一百块的女人在一起吧!”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