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d5主all佣,其余杂,可接受但不产粮。
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策约】常规事故(上)

相信我这篇不拆不逆


短打。ooc。abo设定。窒息向。
我的坑又多了一个,耶!


(1)

百里守约是小分队里唯一一个omega。

虽然如此,百里守约却从来没有仗着自己的性别就在队里为所欲为无理取闹,而是该干得活一件不落,甚至做得还比alpha们更多。

他也参与alpha们几乎所有的日常活动,比如搏击练习体能训练什么的,甚至还在一次发现有人半夜在厨房里强行烧饭以至于差点爆炸时打爆过铠。

当然有一项活动他是不参与的,并且禁止百里玄策参与;就是在大厕所里比大小。

(2)

不过,等他知道百里玄策分化成alpha以后也就不怎么管这件事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位不怎么清纯也不做作的男o是队伍里的珍稀动物以及重点保护对象,男o耶,在居民区都不一定有的,居然在长城有。

所以对于他,队友们也都给予特别的尊重。

“阿铠,请把你的头从饭盆里拿出来,对我的厨艺的尊重不是这样来表现的。”


(3)

虽然说是omega,但百里守约表现得和队伍里的alpha一模一样,以至于队伍里的好奇宝宝们失望至极。有些禁欲主义的百里守约从来没有出现过发情期事故,虽然这在军中是必须避免的,但队友们还是觉得很没意思。

究竟不同在哪里呢?真的像书上写的那样吗?

百里守约曾经被问过这样的问题:自己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

当时他只是笑了笑,也不觉得尴尬,道:

在军营里,大家都是一样的。



(4)

当然,靠抑制剂过日子这一方法不能永久地适用。

得到无趣答案的人们自然也不可能消停。

否则我们的故事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5)

过节。

长城小分队和尧天以及长安的李白聚在一起过节,由李白负责供酒,百里守约主勺,三个姑娘打下手,糙汉子们洗碗和提供食材。

因为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所以百里守约也不吝啬自己的厨艺,鲜美的佳肴一道接一道地摆上桌,难得的宴会让大家都放松了自己,酒过三巡,什么话都吐露出来。

虎是个直白人,他老早就想问问百里守约当o是什么感受了,只是平时害怕百里玄策的死亡凝视,并不敢开口。现在酒壮人胆,他也不顾的上什么了,张口就问:“百里哥,你们o真的有发情期吗?会像书上说的那样想跟人睡觉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公孙离简直想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5)

百里守约倒是没那么拘谨,道:“我有吃抑制剂的。你们队伍里没有o吗?”

“没,一开始以为阿星和阿离是o,后来发现都是a……”

百里守约知道他喜欢公孙离。

闻言他同情地拍了拍虎的肩膀,哪个a不希望自己暗恋的人是o呢。

“唉,百里兄,虽然我非常喜欢离现在这样子,但我偶尔也想她能贤惠一点。你看你真是活了个标准模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魔种斗得流氓……谁要能跟你结婚那真是一件美事啊,怎么样,有没有女a给你表白啊?”

百里守约笑了笑,因为饮酒他的脸色有些发红。男人们开这些玩笑总是很正常的,他自己也不甚在意。

但有人不这么想。



(6)

百里玄策不高兴了,百里玄策有小情绪了,百里玄策的醋坛子打翻了。

哥哥怎么可以喜欢女a!这种神奇的生物那里比自己好了!

百里玄策扑上去把裴擒虎推到一边窝在哥哥怀里撒娇,这里拱拱那里亲亲,哥哥身上都是好闻的味道,百里玄策又嗅了嗅才满足。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百里守约也就由着他闹。

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热烈,美酒一杯杯下肚,众人喝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正当所有人都昏昏沉沉时,一股极为甜美的香气钻进了人们的鼻尖。

坏事了。




(7)

次日。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甜腻的香味,但已经不那么浓郁,明显是被标记过了。

百里守约还在房间里睡着。

九个除百里兄弟外的alpha排排坐,一个个敛声屏气,慌得一匹。

百里玄策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脸色黑沉地扫过他们,用掸骨敲了敲手心:

“说吧,是谁标记了我哥?”




(8)

“我早知道你们不安好心。”百里玄策冷漠地笑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裴擒虎似乎想要说什么,百里玄策啪啦一掸子打在桌面上,吓得他立刻噤声。

“而且做完了还不承认!”

百里玄策那个气啊,他本来听了别人的劝,准备细水长流地打动哥哥,没想到这样一闹,到嘴的鸭子居然飞了。




(9)

这个时候去打扰百里守约问他昨晚发生了什么显然不太符合宠爱哥哥的玄策价值观,

“快点,坦白不从宽,但是抗拒你们就完了!”

百里玄策学着他哥哥抡鸡毛掸子的模样,狠狠瞪了众人一眼。

“等等。”李白发出不同的声音。

“明明你才是危险分子吧,你这是贼喊捉贼!”



(10)

九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一个鸡毛掸子在空中一挥,装作很用力的模样:

“我呸!要是老子干的我现在还会在这里找你们麻烦吗!肯定在里面跟我哥睡觉啊!”

……好有道理?




(11)

长城守卫军唯一的omega惨痛失身,凶手尚未抓捕归案。负责审查这一事故的检察官百里玄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鸡毛掸子,指着排在最左端的裴擒虎厉声质问:“是不是你干的?我昨天晚上看见你和他勾肩搭背了!”

话音才落,裴擒虎就收到了公孙离的死亡凝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裴擒虎委屈啊,但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连公孙离都不帮他。

哦,对了,以前他挨明世隐老大k的时候,公孙离似乎也没有安慰过他或者帮他说话,似乎总是在一旁没有恶意地偷笑的。

看透了这个世界的裴擒虎感到冷漠,凄清又惆怅。



评论(2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