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愚者

阴阳师吃all晴明。全职只吃all叶。王者,凹凸杂食。王者最喜欢策约!懒癌晚期的小辣鸡。

性转调香师x奈布了解一下!大概是那种带点阴柔美实际上A到爆炸的设定!

迷幻香play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all佣】掰弯进行时(2)


ooc预警!小世界人物性格崩坏注意!


我是不是有点过于咕咕











第二天一早,奈布顶着两个黑眼圈及一个鸡窝头被自己的生物钟准时叫醒。




  


“杰克”倒是睡得很香。




  


别误会,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只不过是“杰克”整晚都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奈布身上, 两只胳膊死死圈住他的上半身。这还不算,更致命的是对方把一条大腿压在他身上,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奈布曾受过专业的军事化训练,为了时间的高效利用和保证充足的精力,他没有认床的习惯,甚至可以靠在墙上站着睡觉。但“杰克”的醉后睡姿非常不友善,以至于即使是他也感到难以入眠。






尤其是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有东西顶着的时候,奈布的脸都绿了。




  


“起来!” 奈布没好气地掀开对方的手臂。




  


“杰克”被手上的力道弄醒,正好看见已经借力滚向大床边缘的奈布。




  “早上好,小先生。”“杰克”边起身边说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青紫,他面色一僵:“我没想到小先生晚上这么有兴致。”




  


杰克醉酒后虽然比较冲动,但还不至于断片儿到对昨晚上的事脑海一片空白。他隐约记得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搅,然后他抓住了更令人兴奋的猎物——




  


难道自己被乘虚而入了? 




  


奈布看到对方精彩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然而他只想给这个想象力过于丰富的老流氓一拳:搞清楚谁是受害者啊!




  


“别想太多了,”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嘲讽,走到一边去把外衣换上。“如果昨天晚上有第三个人有幸在这儿观赏了您的睡相的话,那他即使看见您身上有再多痕迹,也会称赞您洁身自好的。”






说完他也穿完了衣服,一副对对方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叮,男主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20/100。”






脑海里不合时宜地传来伊莱的声音。奈布的动作一顿:“前面的10点是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您将要出门被反锁的时候。”伊莱道,“那时我正在更新系统,进度完成时您已经睡了。考虑到那是您昨晚仅有的四个小时睡眠,我就没有播报。”




  


“……你还挺人性化的。”




  


“杰克”只一眼就看出他的下属又在自己面前走神了。回想着他刚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态度,“杰克”摸了摸下巴。




他的变化很大,抛弃了原本唯唯诺诺的外衣,被隐藏的光芒肆无忌惮地绽放出来。




这种改变的感觉还不坏。








  




  




  






  




  


  


  


  


仅管“杰克”似乎还有话想说,但此刻已是早上七点半,两人都是工作繁忙的人,也不好耽搁了早上的时间。何况还有件棘手的事儿需要处理——






  


  奈布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大阳穴。






  


  “喂?”匆匆打发走男主,奈布赶忙回拨电话。




  


  电话那头是有些语无伦次的女孩。






  


“约出来谈会好些吧。”伊莱扯了扯嘴角建议道。他的手指过划过光屏,女主的好感度正停在25/100的位置上下移动。




  


——刷女主的好感度也属于支线任务之一。




  奈布对付情感类问题很不顺手。好在伊莱在这方面还算擅长,按照他目前的情况,帮他把女主约在了在酒吧旁边的一间咖啡厅见面。






  




  




  




  




  




  




  




  楚凌瑶低着头瑟缩在座位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紧紧相握。




  在她身旁静静躺着一个崭新的干洗店包装袋。




  “我——”她的呼吸有些凌乱,尽管面前的男人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却不能缓解她的紧张。




  “不合你的口味吗?”奈布疑惑地歪了歪头。几碟装饰精致的糕点和两杯热可可在桌上绽放着自己温暖甜美的香气。




  当然这些准备都是在伊莱的指导下完成的,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雇佣兵从来没有机会触碰到这些属于上等人的奢侈享受。




  “抱歉。这件事是我们总裁做的不对。有什么要求,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尽力做好。”




  暧昧的暖黄色光线柔和了他的面庞和声线,那些字句一下一下敲打在她的心间。




  她抬起头,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勇气。




  




  






  




  




  




  




  




  “你刚才邀请她进公司面试的时候为什么告诉她你调查了她的信息?”伊莱划了划面板,莹白圆润的指尖染上蓝光,“刚刚攒起来的十点好感度掉了一半。”




  “现在告诉她更好些。”奈布的语气里透出些名为老练的意味,“没人能忍受不被熟人信任。与其等信任建立起来再崩塌,不如早点告诉她更保险。何况楚凌瑶也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女孩。”




  他将手里的热可可放到嘴边,吸入一口洁白的雾气。




  “你偶尔也有情商高的时候,可惜用错了时间。”伊莱道。




  奈布对此不置可否。




  刚刚的谈话意外的顺利,于是奈布决定直奔公司准备与“杰克”商量女主来面试的事儿,不料车子还没发动,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




  “我记得我可不是叫你去他家谈恋爱的。”红发的男人狠狠打过方向,驾驶着跑车从咖啡馆外呼啸而过。




  该死的,忘了原身是商业间谍这一茬了!




  “你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找好借口。别拿招待客户糊弄我,好好解释你为什么会和一个浑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一百块的女人在一起吧!”




  




  


  




  




  






  


  



先放个草稿。

嘘。

下药+蒙眼+囚禁play


【all佣】掰弯进行时(第一卷·一)

  






第一卷·第一章·总裁篇(1)




ooc预警!任务世界的人与原设性格相距甚远注意!






      “我日。”




      奈布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的头被身后的男人猛地一按撞向墙壁,双手也被反剪,整个身体被死压在墙上。




      “抓到你了。”黑发男人的话语带着些喘息,以及难以掩抑的兴奋。








  


  


      时间倒回三个小时前,刚刚接受了伊莱所的“新手大礼包”版培训的奈布,毫无防备地被扔进了任务世界。在伊莱的指导下,他急急忙忙开车冲向男主正在买醉的高档酒吧,结果一到现场就看见神智不清的男主与满脸通红的女主纠缠着。




      顺带一提,伊莱是他系统所用的人名,内部代号为“先知”。




      “先生,我真的不是——!”羞愤的声音打断了奈布的思考。她面色通红,一手死死捂住领口,几乎要哭出来了。




      按照剧情,女主好心扶醉酒的男主去包间休息,没想到被他当作是新来的坐台女,差点被拉进包间。涉世未深、大学毕业不久还处于实习期的女主哪里见过这阵仗,急忙向周围同事求助,可是同事们都是一群势利眼,哪敢打搅男主的“好事” ,生怕得罪了这位金主;非但没有制止,反而向她挤眉弄眼,示意她乖乖配合。




  在两人的拉扯过程中,女主领口的衣料不慎被扯破,这下万般委屈爆发出来,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就当她心灰意冷准备放弃的候,一件外套盖在了她身上,紧接着醉酒的男人便被一位身着白色衬衫的棕发青年拉开。那青年虽然身材并不高大强壮,力气却出奇的大。




  


  “真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是他的下属,后续事宜能麻烦您等到明天再与我商谈么?”




  一拳两掌三拖拉,场面非常不美观。奈布动作粗暴地把男主丢上车,转头抱歉地冲女主笑了笑,驾驶着他的黑色跑车——准确地说,是男主的黑色跑车,消失在夜色里。




  


女主还呆呆地望着门的方向,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布料还带着那个男人的体温,清浅的松香气息钻入鼻腔,给人以安心的错觉。




  


尽管她尽力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对方逃离罪责的手段,可能当她的从外套口袋里掏到出一张名片时,她突然就很想哭。




  


即使这也许是虚伪的温暖,也仍然令她感动。




  




  




  




以女主的性格,今天晚上是不必操心她了。看着好感栏里涨涨跌跌的数字,奈布想回到,明天等她打电话过来就能稳定住教值了。现在她应该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在帮人“肇事逃逸”。




  


眼下要解决的是另一个大麻烦。




  


奈布费劲地把男主搬到好他旗下酒店里的总统套房——这个顶着杰克的脸和名字的人,奈布的顶头上司,一旦喝醉了酒,简直就是个重型巨婴。




  


比方他会把奈布按在怀里一通乱摸。




比方他会趁着奈布分神去询问伊莱接下来的对策时,一个暴起将他按在墙上。




“现在怎么办?”奈布不算慌张,他知道这时候起来反身暴打男主一定会被伊莱制止。




  


“我劝你放弃运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想法。”伊莱说,“当然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这种无聊的夸奖一点用也没有。”




  


“你又走神了。” 奈布的脖子被卡住,冰凉的手指抚过颈侧敏感的肌肤,宛如毒蛇的信子。




“这是你的习惯吗,我的小先生?”








  




  




“滚!”奈布感觉到有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面色一黑,左脚向后挪步,精准地踩用力踩用中对方的脚,昂贵的皮鞋鞋跟毫不留情地陷进肉里。




“莫挨老子!”




“杰克”吃痛,手部的力道松了些许。奈布趁机挣脱,迅速退到他三米开外,用像是野狼一般夹杂愤怒与警惕的眼神紧紧盯着他。




  


仅管被狠狠踩了一脚,“杰克”却没有动怒,反而心情不错。他喜欢会反抗的猎物。男人睁开醉眼,努力辨认这个打搅了他的好事的小东西的容貌。


  


“奈布?”


  


他眨了眨眼。眼前的人分明是自己那个木头下属——平日算是兢兢业业小心翼翼,作为下属倒是非常合格,但若是作为一夜情的对象,那也未免太没意思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变得有趣起来了。




  


其实“杰克”也不是那么执着于那个女人,此刻有了更有趣的猎物,她便显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我还不知道老板您这般荤素不忌。”奈布皮笑肉不笑地说,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冒起。




  “那倒也没有。”“杰克”笑了笑,看得对方一片恶寒,“只是觉得你比较有意思而已。”




   “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完全可以为您安排优秀的上床对象。”




  “不必。”“杰克”看了他一眼,走到King Size的大床旁坐下,自顾自地掏出手机,“既然是你打搅了我的好事,就由你来完成那个女孩本该做的事情好了。”




  奈布的表情难以言喻。




  是非之地,还是先走为妙。






  




  


  刚想转身离开,奈布就被对方叫住。




      ”你还想干什么?”




      他回头看见“杰克”正专心致志地解着扣子,露出精壮的男性躯体,心里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




      平心而论,“杰克”的身材和面皮都属上乘:面容俊秀,凤眸狭长,五官立体,左眼眼角下的泪痣简直是点睛之笔。他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肌肉线条虽不像健美先生一般夸张,却也独具美感。胸肌腹肌人鱼线一件不落,宽肩窄臀大长腿样样俱齐。还是很符合自己的审美的。




      ——如果他不是个醉鬼流氓的话。




      “没什么。” “杰克”好心情地看着奈布手上的红印,“我先去洗澡。”




  “你去洗澡还要跟我报备?”奈布翻了个白眼,走向房门准备离开。




      “啊对了,刚刚我让人把房门从外面锁上了哦。”浴室里传来男人略带得意的声音。




  




  




  




  




  奈布:????






  




  






  

【占佣】小小的鸽子条漫预告(小刀)

这次真的不咕咕了,真的

剧情我都想好了

p1先知告诉一人他马上将被砸死的命运,那人非常小心因此躲过,来感谢先知为他改命,后回家的路上被高空坠物击中身亡。

先知:”能改变的东西……“

p2,先知抱着奈布的尸体,身下是血泊。

“从来不叫作命运”

镜像真是可以让人为所欲为的

是约佣镜像play


赶来奶自己的镜像的奈布:妈耶!监管者在我附近!

约瑟夫:站着别动,我来抱你!

女性队友:干得不错!

【all佣】掰弯进行时(快穿)



ooc惊人巨坑!














一场激烈的打斗过后,两个人都气喘呼呼地坐在地上。






确切地说,喘气的只有奈布·萨贝达而已。另一名男子并非活物,自然也不会呼吸。






“您满意了吗?”冰冷的电子音从男子的口中吐出,“如果您已满意,请随我进入任务空间。”






“呸。”奈布对这位男人不明不白的话很是反感。一开始,他就莫名其妙地被带进空间,然后便被要求完成任务。奴役一般的感觉让他感到极端恶心。






“我想我有必要告诉您,如果您不参加任务,您将在三天之内死去。”男子的面部僵直了一下,喉咙里发出“更新成功”的电音,紧接着他的声音就转化为正常的人声。






奈布对于他的变化只是皱了皱眉,听到自己将死也非常平静。






”您也许并不相信,因为庄园规则下的您可是不死的。但是, 庄园规则已经油尽灯枯,将在三天之内奔溃。”






“无所谓。“奈布不为所动,“死亡对于我来说远比被你们押着干白工舒服得多。”年轻的雇佣兵用手做出打枪的姿势,食指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脸上勾起不屑的冷笑来。






男子对他的表现似乎并不意外。“当然。我们绝没有轻视您和奴役您的想法,只是希望您偶尔也为您即将逝去的同伴考虑一下。”






奈布的瞳孔一缩。






“你敢威胁我?”






“不敢。”男子的语气平静,“这只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对于世人来说这只是几十条早已逝去的人命,或是莫名出现的古老尸体,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感受。”






“能救他们的只有你。”






他没有作声。






“怎么样,是选择自由地离去,放弃你的同伴?还是……”






“行了,住嘴吧。”他拉了拉兜帽,“你赢了。”






自己的软肋一开始就被抓住了,于是也失去了与他博弈的权利。






“合作愉快。”肩上要站着猫头鹰的男子笑了笑。












下一篇常规霸道总裁预定。



【all佣】特殊服务系统(1)

  ooc肉文练习作,借用双向春梦梗。快乐互动文,在评论里写下你想看的cp和play,票数最高的我下一章就写。目前开放双人模式,3p以后开。可能以后还会有系统佣这种致命的操作


  不接受:怀孕、jianshi、直播qj、兽j等!!!!辱骂也不怎么接受!



  


  


  


  


  


  

  


  


  “系统419号为您服务。”


  


  经历了一天的游戏,奈布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床上。作为雇佣兵,奈布的睡眠效率很高,很少做梦。


  


  “系统419号为您服务。”电子音又重复了一遍,提醒奈布不要走神。


  


  黑暗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冰冷的无机质嗓音贯穿耳膜,有些刺耳。



  

  “谁?”


  


  “系统419号。恭喜您获得我司的春梦系统试用款,希望能给您带来美好的体验。”


  


  “我不需要。”奈布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虽然有痛觉,但还是无法脱离梦境。


  


  “请您不要尝试脱离。”自称系统的东西说道,“本系统为试用版随机性绑定系统,因为功能尚未完善,所以暂时无法解绑。另外,这也不是梦境,系统是真实存在于您的脑内空间的。”


  


  奈布简直想骂人。但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黑暗中就有光影凝聚,一块半个黑板大小的半透明蓝色屏幕就出现于虚无中。


  


  看着上面的四个大字“春梦系统”,再看看上面的服务介绍,奈布脸都青了,可是他却不能阻止屏幕的闪烁,亮黄色的光圈定格在一个头像上。


  


  第一个竟然是他……


  


































































  

【all佣】萨贝达灵异侦探事务所(1)



ooc窒息文,几乎没有推理,感情线很少,文风充满装逼,慎入!私设幸运儿的名字。点我看约瑟夫与幸运儿明争暗斗。






(一)被祝福者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卡卡西




















对于眼前这位并不陌住的男孩的到来,奈布有些意外。






“西索·阿兰贝尔?”奈布唤了一遍对方的名字,起身去为对方倒了杯花果茶。不知为何,店内的几个男员工都不大待见这孩子,所以他只得把人安排在小会客室里,亲自招待。






“前辈改喝茶了?”棕发男孩的乖巧地坐在沙发上,捧起茶杯抿了一口。他的双眉微微蹙起,肩膀颤抖,脸色发白,似乎很是害怕。






“小孩子不要喝太多咖啡。你还没成年。”他顿了顿,像是在掩饰些什么,随后像是又无所谓了:“我不会弄那些。”






“啊、这个就好, 是前辈亲手泡的就行。”男孩放下茶杯,脸上露出几许愉悦。大大的眼镜框和青涩的雀斑在他的脸上勾勒出羞怯的意味来。






奈布罗对他的情绪变化不明所以。他轻咳了一声,在男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摆摆手道:“行了,把你脸上的表情收一收吧。发生什么了?”






西索见奈布早已识破了他的伪装,便不再作出那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他耸了耸肩膀,笑着说:“果然被前辈看出来了啊。”






虽然没能靠装可怜搏取到前辈的同情很遗憾,但能被前辈了解也同样不错。






奈布吐出一口浊气,并不打算深究这活动背后的意味。






眼前的男孩只有十七岁,在事务所旁边的中学就读。自从知道奈布也是灵能力者后,受过帮助的西索便一口一个前辈喊起来,清澈的棕眸中时不时有流转的眼波,不知在隐藏些什么。






“啊,那么麻烦前辈和我做个游戏吧?输的人要请对方吃甜品哦。”说完他自顾自地掏出一枚硬币来,低语道:“我要花面。”






“叮。”硬币落地。






数字面。
















“什么的候开始的?”奈布皱了皱眉,”这可不是什么用来开玩笑的事情——我的幸运儿先生。”




     


     这种普通的均等概率游戏,有输有赢都不过是常态。但是对于被称作“幸运儿”的西索而言,这却是一种险恶的预兆。它本应当是一个极其漂亮而玄妙的数字——






      百分之百。






      西索对于对方的称呼很是受用。“我的”,幸远儿这样想,多么甜美的音节!






      “什么时候的事儿?”奈布又问了一遍。






      “大概也就两三天。”西索拾起了硬币,“我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后就来找前辈了。”硬币再在他的手上转了个圈,这次翻上来的是花面。






      说到“被祝福者”,当然不能把他们与普通的狗屎运混为一谈。普通的人的运气像扭曲的正弦函数一般起起落落,而被祝福者的运气则平稳地端在一个极高的数值,能力强的被祝福者甚至可以化其为主动技能,福泽周围的人。




      奈布挑起眉毛,手掌一翻,一本鲜红的书便出现在手中。












      仅管不是很愿意,约瑟夫还是认命地举起相机,按照奈布说的话老老实实地工作。伴随着清脆的快门声,相机如实地记录下一切。






      自己这样排斥西索并非没有原因。约瑟夫冷笑一声,摩挲着照片的一角——那里本应有抹代表欲念的黑色 ,但今天他的相机似乎有些故障,打印口吐出相片时卡顿了一下,正好把那一角给蹭掉了。






      尽管不愿承认,幸运,真的是一种非常方便的能力。






 虽然说心里有些遗憾,但没有足够的证据,约瑟夫自然不会打草惊蛇。于是他挂上惯有的职业性笑容,将照片递给奈布:“请。”






      照片被抽走的时候,约瑟夫摸了摸他的指尖。






      对于对方这种经常性的揩油行为,奈布已经习以为常、视而不见了,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男员工总是有事没事地摸自己一下,或者口花花,在嘴皮上占些便宜。






奈布情感迟钝,并没有把约瑟夫的小动作放在心上。但这暧昧的一幕却早被细心的幸运儿捕捉到,他黑了黑脸——因为自己不常在前辈身边,不知道奈布被吃了多少豆腐还不自知。






约瑟夫冲西索笑了笑,完美的度角孤度里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






不过,西蒙也不是冲动的人,“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咬了咬嘴唇对自己说。随即挂上副担忧的表情:“有么不对吗,前辈?”






奈布可不知道他们俩个竟然已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你来我往地较量了几个回合了。他专心致志地研究着照片,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敲打着。






“很精妙的盗窃手法,几乎没有留下痕迹。”奈布评价道,“不过也并非毫无办法。”






幸运儿一副懵懵的样子,挠了挠头。






照片上的男孩被暖橙色的光晕包围,原本圆润的气场线被剪出几个缺角,显然有一部分已不翼而飞。






“那么就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给你做个标记好了。”












奈布咬破手指,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涌出,顺着手指曲线向下流。






“把手伸出来。”






幸运儿的皮肤偏白,用血在他手心画下的猩红纹路在肤色的映衬下尤其分明。血液顺着歪歪扭扭的曲线扩散开去,勾勒出奇异的图案,一只狰狞的眼睛在他手上绽开。




“收!”伴随着男子的一声轻喝,幸运儿感受到 掌心爆发出灼烧般的刺痛,猩红的血液从表皮开始下渗,烙下清晰的印记。






“这不符合细胞膜的选择透过性。”西索的脸色因疼痛而白了一瞬。他端详着掌心的印记:“我不会因为纹身而被学校处罚吧?”






“当然不会。”奈布抚额,“这个只有通灵者能看见。还有,你的幸运本身也不符合概率学。”


















不会被抓自然是好的,但是前辈的印记不能被外人看到也是一种遗憾。当然,对于他而言这已经是一颗甜枣——所以他也没有说什么,随意聊了几句便回去了。






“怎么,心情不好?”下楼送走幸运儿的奈布注意到约瑟夫不善的脸色,有些不解。






约瑟夫的确不太高兴。准确地说,是因为套布给别人做标记而伤害自己这两件事情刺痛了他的神经。






“天天胡思乱想些什么。”奈布叹了口气,自己有时真的看不懂自家员工的心思。他任由约瑟夫拉过自己的手,看着对方在自己已经结痂的创口上施加小治愈术,血肉翻滚蠕动后便快速愈合了。这种法术用于治疗这样小的创口简直是在浪费灵力,奈布想,可惜自己身上的旧伤因为残留禁止和污浊灵力的作用,难以用普通的法术治愈,现代医疗技术就更没有办法了。






纳瑟夫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真是不解风情。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那个男孩对于你来说很重要?”撇开伤口的话题不谈,约瑟夫突然问,“普通的禁制法阵也可以解决问题,他的话,估计一两个小时之内就会恢复了。”






“不,小偷还是要抓的,何况这次的失主和盗贼都很有愿思。”






“被祝福者对于你来说也不是第一次见吧?虽然偷窃运气确实比较罕见的事。”






“当然,普通的被祝福者被盯上是很正常的,被盗也是常有的事。”奈布扯了扯兜帽,“我比较在意的是,幸运儿是特殊的,他的运气可不那么容易偷;但还是被那个人这样不留痕迹地偷走了。如果对方手段高明,又目的不明的话,可是很危险的。”






“特殊?何以见得?”






“毕竟他可是「阿兰贝尔」啊。”












注:阿兰贝尔,古希腊神话中的幸运与幸福之神。










      



一只小弹簧,配对的杰克因为本人不擅长冷色调而艰难生产中……